当前位置:金枝锁宫阙>1.第1章 搬离宝龙殿

1.第1章 搬离宝龙殿

她跑过去一下子抱住了他,脸颊紧紧地贴着他的后背,双臂不停的颤抖,滚烫的泪水烧着脸颊,几乎哭的泣不成声:“端子烨,难道我祁妙珠在你心里,就没有荡起过一丝涟漪?”

他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,抬起双手缓缓地握向她颤抖的双臂,停顿了片刻,最终还是无情的把她的双臂从自己身上拨开,他仿佛感到自己快要窒息,双拳攥的更紧,那双好看的眸子稍微一闭,最终还是铿锵有力的道:“没有,从来都没有!”

闻言,她的身子往后倒退了一步,摇摇晃晃的,像是在问他、又像是在问自己:“是吗?那我祁妙珠算什么?那些所谓的誓言算什么?我腹中的孩子又算什么?”她笑了,笑的那样撕心裂肺!

故事还要从两年前慢慢讲起、、、

宝龙殿内,梁宇国皇帝祁云杰正在聚精会神的批阅奏折,突然,一双胳膊轻轻搂住了他的脖子,用撒娇的口气在他耳边叫道:“父皇。”

皇上放下手中的奏折,满脸宠爱的神色,微笑道:“一点规矩都不懂,也不怕下人们看见了笑话!”来者正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祁妙珠!

妙珠松开胳膊轻轻推了推皇上的肩膀,撅嘴道:“父皇,人家一下书院就来看您,您一上来就训人家!”

皇上一听书院,不悦的道:“不提书院,朕还不想说你,来来来,过来看看你自己的杰作!”妙珠看了一眼自己的诗作,抱怨道:“父皇,这都怨四弟啊,他总是影响我!”

祁云杰微怒道:“就会给自己找借口!”

妙珠见皇上生气,于是委屈地摇着祁云杰的胳膊,撒娇道:“父皇!”祁云杰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妙珠,笑道:“嘴撅那么高干嘛,还说错你了不成!”说完,无奈地摇了摇头,正欲再说什么,只听太监来报,刘大人求见,皇上道:“传!”转而看向妙珠,严肃的道:“朕要议事,你先退下吧。”

妙珠因为刚刚被皇上训,心情不好,便耍起脾气来:“不走!”皇上脸色特别难看,微怒道:“成何体统,这是御书房,听话,赶紧退下!”“不走,就是不走。”

皇上正要发脾气,忽听刘大人道:“微臣叩见皇上、公主。”皇上看向刘大人,问道:“刘爱卿请起,太后招你问话,所为何事?”刘大人躬腰道:“回皇上,太后招微臣提及的,正是刚刚早朝群臣提议的恢复三年一度的选秀制度!”

皇上眉心皱起,扪心自问,自从妙珠母妃去世后,这十几年来的确冷落了后宫,除了给太后请安、初一十五去皇后凤来宫外,几乎从未踏入过后宫,以至于只有十个皇嗣。

皇上想了想,若有所思地道:“母后年事已高,如今还病着,百善孝为先,这次就依母后的吧,选秀之事就由你全权负责。”“是,微臣遵旨。”

刘大人退下后,皇上心事重重地看着御案,他想起了雅茹,想起了那个满腹诗书充满才情的女子,那个为他挡剑导致难产而死的女子。

“父皇”妙珠见皇上心不在焉,便喊了一声。皇上回过神来,看向妙珠,严肃的道:“朕今天心情不好,你先退下吧!”

见妙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皇上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?有事?”妙珠笑了笑,摇着皇上的胳膊道:“儿臣的确有事找父皇!”皇上看了妙珠一眼,复又低下头,有点不悦的道:“朕告诉你,想出宫玩,门都没有,宫里是容不下你了吗?”说完,拿起一杯茶正准备喝,谁知,妙珠一把夺过茶杯,急道:“父皇,您想哪里去了,儿臣可不是为了出宫这件事!”

皇上一听,好奇地看向妙珠,问道:“不是这件?那是何事?”

“儿臣想搬出宝龙殿。”见皇上不说话,妙珠接着道:“首先,宝龙殿乃是父皇的寝宫,其次,儿臣都长大了,自然不能再住在宝龙殿了。”

皇上看了一眼周公公,周公公立刻回道:“皇上,公主说的对,公主住在宝龙殿本就不合规矩,当年娘娘离世,皇上一意执行,也无人说什么,如今公主也大了,自然该搬出去了。”

皇上想了想,意味深长的道:“朕准了,你自幼没有额娘,虽在朕身边长大,也不比那些在母妃身边的,出去后也不能太委屈了你,就把如今还空着的闲月阁赏给你吧!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