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金枝锁宫阙>11.第11章 借腰牌处处碰壁

11.第11章 借腰牌处处碰壁

梁宇国议政堂是皇子们学习朝堂事务的场所,皇子们一般一个月有十天左右会每天上午来议政堂学习。妙珠在闲月阁苦苦闷了半个月,终于挨到下个月月初,这不,早早地便在议政堂宫门外守着,为了不太惹人注意,二人躲到了宫道的拐角处,小翠像做贼似的,东瞅瞅、西看看,一个劲的拽着妙珠的胳膊道:“公主,我们还是回去吧,让人看见多不好,您还真要借腰牌出宫啊?”

“哎呀,我说你别叫好不好,你怕你就先回去,本公主一个人呆着就行!”妙珠不耐烦的道。

小翠撅着嘴道:“公主不回去,奴婢也不回去!”妙珠白了小翠一眼,道:“那就老老实实呆着!”见小翠不说话,妙珠自言自语的道:“借谁的好呢?”正在思索,只听小翠兴奋地道:“公主,看,大皇子,他从议政堂出来了。”

妙珠双手环抱于胸前不屑地道:“都说大哥憨厚,说心里话,本公主还真不放心借他的,真怕他哪天给说漏嘴!哎呦,既然他往我们这个方向而来,那就先从他下手吧。”于是,妙珠赶紧迎了过去!大皇子也看到了妙珠,正要打招呼,却被妙珠一把拉到了拐角处,大皇子疑惑的道:“四妹找我有事?”

边说边跟妙珠拉开了一段距离,仿佛生怕妙珠吃了他,妙珠瞬间无语,但还是不漏声色的道:“大哥,跟你说件事,你要保证保密,行吗?”大皇子郑重的道:“行,什么事情啊,这么神神秘秘的!”

妙珠嬉皮笑脸的道:“我能借你一件东西用用吗?就是啊,我最近挺无聊的,在宫里有点闷。”“那这跟你借我东西用一用有联系吗?”“当然有了。我想大哥现在也明白我要借什么了吧!那就摘下来给我用一用,改天必还,不过一定要保密啊!”“给??什么?不明白!”大皇子疑惑地道。

“什么!!!不明白。就是、、、”妙珠指了指大皇子腰上的腰牌道:“就是这个!”谁知大皇子脸上疑惑的表情更重了,问道:“你借我的腰带干什么?”

“呵!”妙珠、小翠一听当场石化,天啊,说半天还是不明白,于是妙珠愤愤地道:“我是借你腰间的腰牌一用,不是腰带,你到底借不借!”“什么?腰牌上面可都刻着字,那代表身份,你借我腰牌干什么?”

妙珠一听,急道:“看来,大哥是不借了?”“不借”“你、、、”妙珠无语的指着大皇子,此刻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只听身后有人道:“大哥这是怎么惹到我们四妹了。四妹都跑到议政堂来了。”

来着是二皇子祁文京,大皇子笑道:“不是,是四妹她、、、”还没等大皇子说完,妙珠抢先道:“没事,这不是刚罚完紧闭,闲的出来逛逛,逛着逛着就来到这里了,正好看见大哥,我们在打趣呢!”说完,转头冲大皇子道:“是不是啊大哥!”大皇子笑道:“是,是,我还有点事情,先行一步了,失陪!”说完,立刻掉头走了。

见大皇子走远,二皇子转移话题道:“前段日子御花园那事是五妹的错,她小孩子脾气,四妹莫见怪,我替五妹向四妹道歉。”妙珠赶紧摇手道:“没事、没事,这事都过去了,其实我也有错。”两人互相搭讪了几句,二皇子道:“我约了人今天参观画展,失陪。”“没事,你忙你的就行。”见妙珠不走,二皇子的道:“四妹不走?”“回去也是没事,我再逛逛。”“恩”

见二皇子离开,小翠疑惑地问道:“公主怎么不借二皇子的腰牌?”妙珠嘟嘟嘴道:“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不喜欢二哥,或许因为他是妙月的哥哥吧。”小翠温和地道:“五公主是五公主,五公主虽然为人蛮不讲理的,但二皇子是二皇子,我和小强子听周总管的徒弟小德子说,皇上大有立二皇子为太子的意思。”“奥。”妙珠没好气的道。

正说着,见五皇子跑了出来,妙珠赶紧叫住五皇子:“文宇,过来。”五皇子一看是妙珠,不耐烦的道:“四姐,有事吗。”“过来啊”“有事就快说,我忙呢!”五皇子虽年幼但向来横行霸道,曾在宫里差点活活玩弄死了一个太监,被皇上罚了一年俸禄,并且挨了顿板子,但还是秉性不改,其实他之所以对妙珠语气不佳,主要原因是因为他讨厌妙珠,他与大公主祁妙瑶是同一个母亲,大公主和亲远嫁异国,去的时候还好好的,然而不到两年就死了,搞得徐昭仪天天哭泣,每次都抱怨为什么同样是公主,她的公主就要和亲,而有的公主却住在宝龙殿耀武扬威。

妙珠见五皇子祁文宇不待见自己,于是撇嘴道:“没事,跟你打个招呼!”五皇子哼了一声掉头走了。小翠抱怨道:“五皇子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!”“谁知道呢!哎,我看今天借腰牌没戏了,真扫兴!”刚要走,只听一阵口哨声传来,妙珠、小翠环顾了一下四周,并未发现有人,先是吓了一跳,后猛地一抬头,只见四皇子祁文浩翘着二郎腿坐在墙头上,妙珠冲四皇子祁文浩道:“啊!吓死我了,祁文浩,你没事跑墙上干嘛?”转念一想,不对啊,于是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跑上面的!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