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金枝锁宫阙>3.第3章 三姐妹互看不爽

3.第3章 三姐妹互看不爽

小强子正要回答,却听见身后犀利的声音“哎呀,我当是谁笑得这么开心,原来是四妹啊!”妙珠停止了笑声,对着妙雪哼了一声,妙雪见妙珠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便愤怒的道:“我是三公主,而你是四公主,在我们梁宇国,长幼有序,你怎么不给我行礼,还有你的奴才怎么也不给我行礼!”

小翠、小强子经过妙雪一说,方明白刚刚未行礼,便向三公主行礼,三公主的丫鬟也向妙珠行礼,妙雪见妙珠一动不动的站在,便道:“你怎么不行礼,怪不得他们傲慢,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!”三公主喋喋不休的说道,却不叫众人平身,众人都有点脚麻,却只能忍着!

闻动静,五公主祁妙月从迎春堂走了出来,笑道:“两位姐姐吉祥,怎么都站在这里,去我宫里坐坐也行!”妙雪笑道:“我就是准备去五妹那里坐坐,不幸在这里遇到一个讨厌鬼。”妙月笑道:“三姐又何必动气,值得吗?”

妙珠忍无可忍,一把拉起小翠与小强子,道:“走,回闲月阁,不跟狼和狈一般见识!”妙雪一见妙珠等人如此没规矩,怒道:“站住,狗奴才,你们主子不懂规矩你们也不懂吗?本公主何时让你们起来的,好大的胆子!”妙珠不屑的道:“他们是我的人,本公主自然说了算,多管闲事你当自己是狗啊!”说完大摇大摆的带着小翠、小强子回了闲月阁。

祁妙雪气得脸都绿了,见有些路过的丫鬟也在看热闹,便吼道:“看什么看,滚!”

众人赶紧离开,三公主没好气,于是迁怒与五公主道:“要不是今晚来找你玩,会遇到这个灾星,真晦气,哼!”说完,便掉头走了。

五公主瞪了一眼三公主的背影,道:“哼,你冲我发什么火!”在心里嘀咕道,一个仗着父皇的宠爱,一个仗着是皇后的女儿,你们没一个好东西!你们别太得意,等将来我二哥做了皇上,我让你们两个吃不了兜着走!说完便回了迎春堂!

凤来宫里,皇后正在和李嬷嬷闲聊,丫鬟小菊来报,三公主在偏殿大发脾气,一屋奴才劝不住,所以请皇后过去一趟!皇后皱眉道:“这是又怎么了,真是不让人省心!李嬷嬷陪本宫去看看。”

来到偏殿,前脚还未迈进门槛,就听见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,皇后快步迈进门槛,怒道:“胡闹!还有点公主样子吗?这又是谁惹着你了。”三公主开口大骂道:“还会有谁,祁妙珠那个贱人!”皇后怒道:“放肆!”

李嬷嬷见状,赶紧让奴才奴婢们出去!屋里只剩下公主、皇后、李嬷嬷三个人后,皇后走在三公主面前,语气也变得温和,急切的问道:“她又怎么着你了?”

“母后!她见了儿臣也不行礼,而且当丫鬟们的面骂儿臣是狗!她就是仗着父皇的宠爱为所欲为!”皇后叹息道:“母后又何尝不生气呢,这十几年来,你父皇每次来凤来宫都只是走走过场,这些都是败她母妃所赐,如今,母后绝对不会让你再因为那贱人的女儿受半点委屈!”

“母后,父皇如此疼爱她,即便她再怎么无礼傲慢,有父皇给她撑腰,我们能有什么办法!”

“你父皇是疼爱她,那是因为她是淑妃的女儿,是你父皇爱妃的女儿!我与你父皇自先帝赐婚到现在,已有三十多年,我了解他,你父皇做事雷厉风行,从不允许别人忤逆他,更不允许别人挑战他的极限与权威,即便是他心爱的人也不可以!妙珠与她母妃不同,她的叛逆与随性终究是她的弱点!”

迎春堂中,五公主祁妙月笑得乐不合口:“二哥,你可不知道昨晚妙雪跟妙珠斗嘴有多精彩。”

二皇子祁文京无奈的叹道:“就为这事,你一大早便叫我来,原来是来看你幸灾乐祸的!”妙月停止笑声,认真的道:“总之,我看见她们两个吵架我就开心,都是仗势欺人的家伙!对了,二哥,你最近怎么老往宫外跑?”二皇子的脸一下子由晴转阴,严肃的道:“我去了京师刘大人府宅商量事情了!”

“啊!父皇不是讨厌皇子与大臣勾结在一起吗?你怎么敢……”

“你懂什么!总之这件事不要说出去!”二皇子说完,便转过身去,颇为严肃的道:“古今成大事者,哪有一个没有自己势力的!”二皇子见妙月沉默不言,便接着道:“如今大哥、三弟都先后有了妻室,我们没有额娘,也没人向皇后、父皇提及,改天我便向皇后提议迎娶刘大人之女刘青青!皇后自然会把这件事转告父皇。”

“二哥,你怎么看上刘大人的女儿了?你什么时候看上人家的?听闻刘大人之女虽然才学出众,却是貌若无盐之辈啊!”

二皇子斜了一眼妙月,道:“你整天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和我叨叨,你能懂什么!秀美如花也好,貌若无盐也罢!我娶的不是她,而是她父亲的势力!”

妙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又忽然想起件事情,兴奋地道:“二哥,听闻南辰国的太子文武双全、年轻有为,听丫鬟们说,三年前南辰国太子出访我们梁宇国,见过她的人没有一个不说他好看呢,重点是至今未娶呢。二哥,你见过他吗?”说完眼睛里闪着光,手中的丝绢不知打了多少个圈。

二皇子一改刚才的严肃表情,打趣道:“只是三年前见过一面而已。怎么?犯花痴啊。放心,他没你二哥好看。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