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金枝锁宫阙>7.第7章 霸气太子私离宫

7.第7章 霸气太子私离宫

南辰国太子东宫中,小路子正在整理包裹,太子端子烨催促道:“喂,麻利点啊,准备好盘缠就行,怎么这么磨叽啊。”

小路子心不甘、情不愿的道:“太子爷,您真的要去梁宇国吗?这来回一两个月啊,会不会有事啊,您这每天还要上早朝,要不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,还有,您要是非得去,那奴才再给您找几个高手吧?”

“哎呀,我说小路子,你是在怀疑本太子的武功吗?别那么多废话,再说,人多了才不安全呢,我们只有两个人才不会引人注意呢!”

小路子还是不放心的道:“太子爷,您这么长时间不在宫中,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后果不堪设想啊!”

“本太子在宫中都闷出毛病来了,要出去干一番大事业。”

看见自家主子神采飞扬的表情,小路子甚是无语,得得得,您能去干什么大事业?太子端子烨见小路子一脸不服气的样子,便将胳膊搭在小路子肩上,笑道:“爱爱爱,本太子啥时候说话骗过你,再说了,现在国泰民安,既无灾难又无战争的,朝堂之上有众大臣和父皇打理,本太子不趁着好时光出去玩玩,将来登基之后怎会还有闲情逸致?”

小路子汗颜,太子爷您认定了的事情死的也让您说成活的,奴才这张嘴可说不过您,但依旧还是不放心,焦急的问道:“太子爷,那皇后那边呢?”“虎毒不食子,放心吧,只要本太子没事就保你没事,天塌下来有本太子给你顶着!”说完,太子端子烨拿起挂在床头的笛子,接着道:“你去告诉小山子早朝时给我请个病假,还有,本太子最近在东宫用功,一律不见客,能瞒一天是一天吧,今晚酉时咱两就混出宫去。”

小路子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,心中暗叹道,太子爷啊,皇上、皇后是不会要了您的命,但不代表不要了奴才的命啊。但也没办法,他的主子,他是了解的,从小调皮贪玩,却很有自己的主见,他认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,不过,自家主子虽然贪玩,却文韬武略、能文能武样样很棒!不然也不会自小就被立为太子了!

梁宇国闲月阁中,祁妙珠在屋里踱来踱去,很是无聊,小翠道:“公主,要不您吃块糕点吧,今早奴婢刚做的。”小强子道:“公主要是觉得无聊,奴才给您讲几个笑话解解闷,可好?”“不好!你那笑话这几天都听了好几遍了,耳朵都快生茧子了。”小强子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。

妙珠走累了便坐了下来,双手托着腮垂头丧气的道:“下辈子千万不要让我成为皇家人,真是没自由!”小翠笑道:“公主乃是金枝玉叶,是多少女子巴不得想当的,而公主您却不稀罕!”妙珠道:“公主也有公主的无奈啊,天天闷在宫里,而且要是遇到什么和亲,说不定就远嫁了,你看大姐就是个例子,嫁到伯原国和亲,没两年就死了,我猜一定是闷死的!”

小强子道:“咱们公主得皇上疼爱一定会觅得如意郎君的,说不定是什么宰相什么书傅大人的长子呢。”妙珠撇撇嘴道:“得了吧,我最讨厌一个女人跟一群女人争一个男人!我宁可嫁入平常百姓家自由自在,也不想守着那些礼道三从四德,和亲就更不用说了,本公主在此宣誓,势不嫁入皇家!”

小翠笑道:“公主有皇上撑腰,嫁给谁都是他的荣幸,肯定没人敢欺负您!”妙珠叹气道:“说起父皇,我就寒心,那天本就不是我的错,哼,如今还关着紧闭呢!要不,我们偷偷溜出宫吧!”

小翠立刻摇手道:“公主可不要再开玩笑了,再说,难道您忘了我们没有腰牌了!”“闷死了、闷死了、你们的公主真的要闷死了!”妙珠趴在桌子上抱怨道。

小路子不忍心看公主难过,便道:“其实,腰牌之事也不是不好办?”

妙珠一听立马来了精神,瞪着眼珠子道:“说,难道你有什么好主意?”

“皇子们每月上半月会有十几天是在议政堂学习如何处理国事,那里一般只有书傅、皇子会去,皇上也只是偶尔检查众位皇子功课时才去,所以公主要是想借腰牌可以偷偷去议政堂等皇子们便可,倘若直接去皇子们各寝宫要的话,会引人闲话,毕竟很少有皇子与公主私下会面的!”

妙珠站起身兴奋地道:“那我们现在就偷偷去议政堂宫门口等吧。”“啊?公主,您这不还在关禁闭吗?就算出宫也不用这么急啊,再说,这已经是下半月了,您还是再忍上半月吧!”“什么!”妙珠一听瞬间趴倒在桌子上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